您当前的位置: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执业兽医将成为畜牧行业职场新贵
2015-02-27 10:38:00   来源:    点击:
    “在公众的视野中,对兽医职业还存在着一定的认识误区。”国家首席兽医师于康震在两年前的首届兽医大会上如是说。他希望以后“要加大宣传力度,通过公开认证的方式,设置较高的准入门槛,不断强化职业特征,提升社会形象,提高社会的认可度”。 
    而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张仲秋主任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国家的兽医水平,就是这个国家执业兽医的水平。如果在社会中,执业兽医的收入很低,他就不可能受人尊敬,所以他的薪酬一定要达到一定的水平。
    对此,农业部调整的核心是:把执业兽医作为一个准入门槛。比如兽药企业的销售人员将来必须凭注册的执业兽医师开的处方向养殖场推销;比如很多地方畜牧系统甚至提议,禁止兽药企业的业务人员直接对养殖企业销售。

从中国现状看,中国需要执业兽医制度
    第一,我国是养殖动物最多的国家,家畜存栏量超过20亿头,家禽有150~160亿只,同时也是世界上水产养殖第一大国,还有1.5亿只犬。没有一支强有力的、高水平的兽医队伍,你无法想象我们动物疫病的控制。
    第二,我国高水平的兽医都在政府机关、科研院所,而需要临床的一线工作人员,他们的学历层次都比较低,比如乡镇畜牧站工作人员,大专以上的只占51.6%,而村级防疫员中,大专以上的只占5.5%;同时兽医的职业行为也非常不规范,没有统一的标准,出现很多误诊误治,甚至是乱诊乱治。
    对我们目前兽医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首先是法规体系不完善,缺少用以规范兽医人员行为的《兽医医师法》或《兽医法》,法的内容应该包括兽医的基础教育、执业资格准入、行医权利、责任和义务,以及继续教育等;其次是诊疗机构不健全,小动物诊所大城市的水平比较高,小城市的条件就比较差,而对农场动物的诊疗机构市场化不够,虽然有,但是不健全;最后是兽医从业行为不规范,没有相应的行业建设标准,也没有相应的技术标准和收费标准;第四是兽医的职业特征不明显,无统一的标识,并且对相关行业,比如饲料药物的添加、实验动物、药品生产、野生动物保护、比较医学研究等中的职业要求不明确。
    第三,我国的兽医工作机构和人力资源管理还存在着很多的不足,特别是基层的兽医机构和队伍,历史遗留问题特别多,地方财政压力很大,尤其在中、西部地区矛盾较为突出”。同时他提出,村级防疫员工作的技术要求强,风险性大,但是他们的补贴低,工作量大且时间长,工作环境恶劣又无任何防护,并且老有所养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所以,我们的村级防疫员队伍很难吸收有文化、懂业务的年轻人加入。正是由于以上问题的存在,才要建立官方兽医体制。
    总之,在官方的架构中,少量通过的人员成为执业兽医,中间很大的一部分人将成为助理兽医师,还有一部分成为农村兽医。这样就把中国兽医分成三个层次,拿到执业资格的比较少,逐渐跟国际的执业兽医制度接轨。

中国兽医从体制、标准、技术等等必然会与国际接轨
    “现代兽医的身份不仅是动物的医生与动物福利的实践者,他们更是公共卫生的维护者,在减少全球的饥荒,控制人畜共患病,监控食品质量与安全,参与生物医学科学研究,保护环境与动物物种多样性等方面,兽医们都发挥着巨大的作用。”Duane Landals说,他是世界兽医协会副主席,也是加拿大阿尔伯特省兽医协会注册官。
    “这就要求兽医体制建设应当建立在全球一致的基础上,也就是必须拥有一套全球统一的系统,来建立兽医服务的相关标准,并对这些标准进行审核与批准。”他强调说。他进一步指出,这样做是为了保证兽医个体达到并保持兽医应有的水平,也是为了保证时代发展所需要的兽医服务必须是合格的,可信赖的,一致性的,可持续性的。
    但是,中国的官方兽医、执业兽医、乡村兽医以及科研院所、相关企业中的兽医从业人员的管理水平和技术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中国兽医从体制、标准、技术等等必然会国际接轨。
    中国的兽医行业整体上正处于艰难的爬坡阶段,必须继续进行长期的艰苦的努力。执业兽医成为中国职场新贵应该是一种趋势。
    这两年政府大力推进执业兽医考试,同时,突出抓好官方兽医资格制度的建设;全面加强乡村兽医和村级防疫员队伍建设管理。官方兽医能对动物产品加工销售、出入境实施统一的、独立的、权威的监管,而执业兽医主要从事动物的诊疗,动物的保健。通过官方兽医和执业兽医既分离又协作的管理机制,一方面减少了动物疫情,另一方面可以充分用好兽医人员。
    目前最让行业担心得是,通过执业兽医考试的人员的临床水平普遍不高,而临床水平高的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在考证方面没有得到整体性的提升。这就显示,执业兽医真正在中国落地,尚还需要时间和市场的沉淀。但是,执业兽医成为中国职场新贵应该是一种趋势。